人活着,就要学会如何理解这个世界。而众所周知,这个世界是极度复杂的,高度随机的,没人能知晓下一步是什么样子的,或者说下一刻我们是怎样的。而为了活着,我们需要学会对待这些情况的固定方式,以调整世界与我们的关系。而调整关系的前提是对双方有一定的理解,因此,寻求一种较为合适的方式去理解世界,对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,就显得极其重要。

然而,你想要怎样去理解呢?我们聊QQ、刷微博或逛淘宝,做的事似乎就是在屏幕上点点戳戳,但我们真的能明白手机是怎么理解我们的行为的么?我们谈论生活中的一些恶性社会事件,似乎我们每个人都能清晰的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我们真的能因此借此学会如何远离恶意者的方法吗?

显然,大多数人,不能。

当然也不乏有人会说我能!手机之所以能够理解我们的行为是因为触摸屏能够接收人体的行为,并将其转换成电信号以供手机电路能够理解的数据;远离恶意者的办法,比如这次的杀妻事件,我们需要知道如何防范自己的身边人,如何在恶徒手下自卫。

好了好了,现在出现一个新问题——电路是怎么理解人体数据的?自己的身边人要怎么防,要怎么自卫?你回答了,我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问题无穷无尽,最终会发觉一个事实,我们还是无法真正的理解这个世界。大多人能够理解到的世界实际上是不完备的,不完善的——甚至可能与现实有着巨大的偏差。大多人的目的是调整世界与我关系到更加贴合我们现实利益上去,然而实际上,这些理解却能把人引入一条远离我们现实利益的路子上。

这时,我们会有一种感叹,这是个抽象的世界。我们无法掌握这个世界的所有细节,因此我们掌握的都是这个世界的不完备版本,而又因为我们不能在信息不足的前提下实现清晰认知,所以我们必须要将世界抽象为一个我们能够理解的简化模型——我称之为抽象世界——否则我们无法找到调整的余地,去让自己尽可能贴近自己对自己的理解。

所以,我们可以认为,我们活在这个抽象世界里——一个由自己对于世界的理解而形成的可探知的世界——也无可厚非了。

现在,我们就可以来通过探讨我们认知之间的冲突,来尝试得到真理的标准。由于我们每个人所理解的程度有深浅、有得失、有目的,我们无法确保世界上存在有理解完全一致的人存在,因此我们认为没有人能够活在相同的抽象世界里。不一样的抽象世界必然存在冲突和协同,而我们人与人矛盾也主要出自不同抽象世界之间的冲突。

但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每个人都不具有完备的抽象世界,而要在不完备之中得出一个完备的结论,我们需要一个独立于人的方法来验证我们提出的结论是否是真理。然而这是不实际的,我们需要独立于人来验证结论,而结论的观测必须有人参与,此时便发生了自相矛盾。

也就是说,真理是必然由世界与抽象世界相辅而成。因此,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,我们需要对验证标准进行调整,否则我们将无法得到真理。我所提到过,不同抽象世界是存在协同的,那么如果我们大多数人的抽象世界都存在协同下的相同结论,那么在大量基数的前提下,由于这些协同下的相同结论都是对于世界的抽象,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这些协同下的结论都是对世界的正确理解,故产生真理。

以上,是我对抽象世界和真理的认知。篇幅有限,不再赘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