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人生,到现在为止,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我有三个父亲。

我的父亲们啊,用血肉赐予了我的肉体,用行动赐予了我的灵魂,用金钱赐予了我的生活。

我的母亲并非什么荡妇,也不是叫花子,她也是在人生道路上,稀里糊涂的带来了我的哥哥、我的妹妹和我。但我和我的兄妹不同,他们只有一个父亲,他们永远不需要调节父亲的比例:而我却要同时面对着三个父亲的压力。

有人说,能够被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——爱我的父亲被迫抛弃我,爱我的父亲被迫袖手无策,爱我的父亲实际上并不爱我。

总有人说,孩子需要被父母爱,但我又觉得,父母需要被孩子爱。你看到一个个孩子被拐卖的家长,呕心沥血去寻找孩子,你真觉得他只是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吗?不如反过来讲,孩子是让父母感受到爱的来源。也就是说,孩子也能去爱自己的父母,无论是有意的,还是无意的。

我愿意去爱,但是每一次爱,我却要顶着另外一个需要我去爱的父亲的压力,最终在空中漂浮,无法着陆。我不愿意去爱,但我却忍不住去认为这个世界是值得被爱的,因为我也是值得被爱的。

我不想漂浮,我想要着陆,但陆地的大风,它刮的太猛烈了,我找不到安全的方式着陆啊!

唯一能让我值得欣慰的事情是,在2008年的地震之后,我的生父离开了舞台,他变成了回忆中曾经需要我去爱的人。但也是正是因为这份血亲的空缺,我的父亲成为了我目前人生的主战场。

我尝试去爱我妹妹的父亲,但是他的虚伪让我难以靠近,我无法走进他的心;我渴望去爱我哥哥的父亲,但是他尊于道义,不能够成为我的父亲,我无法融入他的生活。

是的,我没有父亲。

我有三个父亲,可惜他们都无法成为我的父亲。这大概是痛苦中的最大讽刺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