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我的三个父亲

我的人生,到现在为止,最痛苦的事情,莫过于我有三个父亲。 我的父亲们啊,用血肉赐予了我的肉体,用行动赐予了我的灵魂,用金钱赐予了我的生活。 我的母亲并非什么荡妇,也不是叫花子,她也是在人生道路上,稀里糊涂的带来了我的哥哥、我的妹妹和我。但我和我的兄妹不同,他们只有一个父亲,他们永远不需要调节父亲的比例:而我却要同时面对着三个父亲的压力。 有人说,能够被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——爱我的父亲被迫抛弃我,爱我的父亲被迫袖手无策,爱我的父亲实际上并不爱我。 总有人说,孩子需要被父母爱,但我又觉得,父母需要被孩子爱。你看到一个个孩子被拐卖的家长,呕心沥血去寻找孩子,你真觉得他只是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吗?不如反过来讲,孩子是让父母感受到爱的来源。也就是说,孩子也能去爱自己的父母,无论是有意的,还是无意的。 我愿意去爱,但是每一次爱,我却要顶着另外一个需要我去爱的父亲的压力,最终在空中漂浮,无法着陆。我不愿意去爱,但我却忍不住去认为这个世界是值得被爱的,因为我也是值得被爱的。 我不想漂浮,我想要着陆,但陆地的大风,它刮的太猛烈了,我找不到安全的方式着陆啊! 唯一能让我值得欣慰的事情是,在2008年的地震之后,我的生父离开了舞台,他变成了回忆中曾经需要我去爱的人。但也是正是因为这份血亲的空缺,我的父亲成为了我目前人生的主战场。 我尝试去爱我妹妹的父亲,但是他的虚伪让我难以靠近,我无法走进他的心;我渴望去爱我哥哥的父亲,但是他尊于道义,不能够成为我的父亲,我无法融入他的生活。 是的,我没有父亲。 我有三个父亲,可惜他们都无法成为我的父亲。这大概是痛苦中的最大讽刺吧。

2021/8/1 · Ca2didi

大考之前的一点幻想

我经常幻想,止不住的幻想。倒也不是因为我喜欢,而是我习惯。 幻想,为什么人们都爱讲,幻想是不切实际的?我反而觉得,幻想才是我的生活,那才是真正的真实。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,就是意识到我还活着。我经常幻想,人生是一场梦,我所认为的真实是不切实际的存在,有可能上一秒钟我还睁着眼睛,下一秒我便陷入到了另外一种存在形式。 晚上失眠,我便在想,我是不想离开这个世界,我还想在我熟悉的世界里面多待一会。熟悉的世界是美好的,是真实的,没有梦中荒诞的恐怖,也没有小说里面虚构的幻影。能醒着,那就是活在熟悉之中,那才真的美好。 但是,生活对于我而言,终究是幻想的。我无法证明,我所生活的不是另外一种幻想,这个幻想切合我所认为的实际,这个幻想远离我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,所以我把一种幻想作为理所当然。毕竟我们所认为的现实,那必然是一个理所当然的世界。 所以,我的的确确是活在幻想之中,我们都是活在幻想之中的,因为没有人能够撇清楚我们究竟是真醒着,还是装醒着。

2021/5/29 · Ca2didi

我的一个同学和他的智障朋友

“这都是,大概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吧,我那个时候才四年级,上小学。那家伙和我一个班的,特奇怪,他只有个智障朋友——我没有骂人,那个女的真的是智障患者。” “这女的,当时是个转校生。我听说她家里和我一样,也是农民,穷,生了个傻瓜女娃,父母拉拉扯扯把她带大,这好不容易才上了个小学。不过她是在以前的学校被欺负后,才转校到我们这里来的。因为是智障嘛,我们不懂事,见识也不多,就觉得智障很少见,所以当班主任提起她要转到我们班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们觉得很有趣。但是现在想想,他居然能和那女的成朋友。” “然后那个男生,跳楼那个,叫什么我差不多全忘记了,当时在班上,几乎没啥存在感。体力又弱,声音又娘,玩点游戏总是他第一个输——我估计他可能脑袋不太好使——所以没几个人找他玩。甚至有些力强的学生,净爱找他麻烦,要不是他妈有个朋友在学校当老师,那几个欺负他的学生一定会继续整他。久而久之,这家伙也变得不大喜欢和我们玩了……” “不过他真的是个爱哭鬼,不知道他妈妈因为他哭来学校多少次了。但我也听说过,他在分到我们班之前,曾被高年级的给勒索过,要不是他妈妈刚好要来接他,估计就被那高年级的给用小刀戳了……” “那个智障女生是怎么和他认识的?”我问道。 “怎么结交到她的啊?啊……我想想看……我记得是那女的转校过来,第一天,大家都围着她,观察她。” “她那样子,我真的难忘。丑——不是因为她五官不太好之类的啊,纯粹是因为她傻,那傻样让人觉得很丑,简直活似一只蠢猴子。你想想看,一个正常的人,会把嘴巴斜着歪着,一侧微微张开,另一侧露出畸形的牙齿吗?而且她眼睛,一大一小,还有点斗鸡眼,加之满脸都是麻子,谁会喜欢啊?再说,你找她说句话,她要么不理解,要么就是答非所问,结果第一天,大家就都觉得智障真恶心。” “但最神奇的事情来了,那家伙,在围观的人群之中,伸出了他那拿着辣条的手,递给那智障,说我们做个朋友吧。我到现在都感觉,这件事情蛮奇妙的,一个傻子和一个呆子,一包辣条就能建立友谊。” “那她是怎么反应的?”我打断了一下。 “听懂了,”他又敲了敲黝黑的头,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,便接着说,“当时我们都觉得很诧异,那家伙能和她对上话,我们立马就觉得这家伙可能也是个智障吧,反正就感觉我们就该欺负他才好玩。” “那么,之后呢?还有故事吗?” “当然有啊,但是好多我都记不清楚了,你要听个大概吗?” “可以的,请讲吧。” “好,后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,那家伙基本上还是像往常一样自己玩,只是有时候那智障会找他一起玩,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游戏,比如什么过家家啊,扮公主的游戏啊,或者是用一些奇怪行为组成的游戏。在当时,我们流行的游戏是打板,他就只喜欢把纸飞机拿在手里飞。” “到了五年级,那智障被分到其他班去了,他就又变成孤零零一个人玩了。不知道他找到什么好玩的——反正我是不懂——一玩谁都找不到他,搞得他家长经常还要来学校处理老师的怨气。” “但是到了六年级,发生了一件事儿。那时是小学毕业,老师开毕业班会,我不知道是谁把那智障邀来了,那家伙看到她的时候,整个人都懵了。我当时大声吆喝要让他们俩表演个节目,他满脸通红,一连连地说着推辞的话。但是他那声音又小,一下子被其他拍着手,起着哄的学生给压过去了。我们当时都大笑着,看着那智障傻笑着伸出手邀舞,他憋着哭腔,握上手,被那智障拉出了段难看的舞。” “然后呢?” “没有了,我只记得到这么多了。” “好的,那你能和我聊聊当时班上对他的评价吗?” “就说说我的吧,又是呆子又是怪人,可能也是个傻子吧。呆就呆在要和智障做朋友,怪就怪在都合不来,傻就傻在……” “傻在不懂世故吗?”我问道。 “差不多。从来都是被欺负的样子,谁看谁嫌弃。” “嗯,好的……那么,访谈就到这里吧,谢谢了。” 握了握这粘着石灰浆的手,关上访谈室的门,这个故事突然结束了。但当打开这扇门时,这个故事突然开始了。

2020/8/16 · Ca2didi

我对抽象世界与真理的认知

人活着,就要学会如何理解这个世界。而众所周知,这个世界是极度复杂的,高度随机的,没人能知晓下一步是什么样子的,或者说下一刻我们是怎样的。而为了活着,我们需要学会对待这些情况的固定方式,以调整世界与我们的关系。而调整关系的前提是对双方有一定的理解,因此,寻求一种较为合适的方式去理解世界,对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,就显得极其重要。 然而,你想要怎样去理解呢?我们聊QQ、刷微博或逛淘宝,做的事似乎就是在屏幕上点点戳戳,但我们真的能明白手机是怎么理解我们的行为的么?我们谈论生活中的一些恶性社会事件,似乎我们每个人都能清晰的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我们真的能因此借此学会如何远离恶意者的方法吗? 显然,大多数人,不能。 当然也不乏有人会说我能!手机之所以能够理解我们的行为是因为触摸屏能够接收人体的行为,并将其转换成电信号以供手机电路能够理解的数据;远离恶意者的办法,比如这次的杀妻事件,我们需要知道如何防范自己的身边人,如何在恶徒手下自卫。 好了好了,现在出现一个新问题——电路是怎么理解人体数据的?自己的身边人要怎么防,要怎么自卫?你回答了,我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。问题无穷无尽,最终会发觉一个事实,我们还是无法真正的理解这个世界。大多人能够理解到的世界实际上是不完备的,不完善的——甚至可能与现实有着巨大的偏差。大多人的目的是调整世界与我关系到更加贴合我们现实利益上去,然而实际上,这些理解却能把人引入一条远离我们现实利益的路子上。 这时,我们会有一种感叹,这是个抽象的世界。我们无法掌握这个世界的所有细节,因此我们掌握的都是这个世界的不完备版本,而又因为我们不能在信息不足的前提下实现清晰认知,所以我们必须要将世界抽象为一个我们能够理解的简化模型——我称之为抽象世界——否则我们无法找到调整的余地,去让自己尽可能贴近自己对自己的理解。 所以,我们可以认为,我们活在这个抽象世界里——一个由自己对于世界的理解而形成的可探知的世界——也无可厚非了。 现在,我们就可以来通过探讨我们认知之间的冲突,来尝试得到真理的标准。由于我们每个人所理解的程度有深浅、有得失、有目的,我们无法确保世界上存在有理解完全一致的人存在,因此我们认为没有人能够活在相同的抽象世界里。不一样的抽象世界必然存在冲突和协同,而我们人与人矛盾也主要出自不同抽象世界之间的冲突。 但这个时候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每个人都不具有完备的抽象世界,而要在不完备之中得出一个完备的结论,我们需要一个独立于人的方法来验证我们提出的结论是否是真理。然而这是不实际的,我们需要独立于人来验证结论,而结论的观测必须有人参与,此时便发生了自相矛盾。 也就是说,真理是必然由世界与抽象世界相辅而成。因此,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,我们需要对验证标准进行调整,否则我们将无法得到真理。我所提到过,不同抽象世界是存在协同的,那么如果我们大多数人的抽象世界都存在协同下的相同结论,那么在大量基数的前提下,由于这些协同下的相同结论都是对于世界的抽象,因此我们可以认为这些协同下的结论都是对世界的正确理解,故产生真理。 以上,是我对抽象世界和真理的认知。篇幅有限,不再赘述。

2020/8/9 · Ca2didi